突破人物设定模式 双女主双男主剧集荧屏扎堆

最近热播的国产剧中,“双主角”模式剧扎堆。在不同类型的剧中,“双强”男主角或并肩作战或互相对峙,“双飒”女主角也联手搞业务,或是一起挣扎在家庭婚姻中。“双男主剧”“双女主剧”的流行,可以让国产剧扩容,增加讲故事的剖面和角度,也可以增强剧集的叙事力度。

最近热播的“双男主剧”有《对决》《杠杆》《重生之门》《风起陇西》《王牌部队》《猎罪图鉴》等;热播的“双女主剧”有《女士的法则》《心居》等。此前播过的双主角剧还有《前行者》《双探》《起航:当风起时》《棋魂》《流金岁月》等。当下,越来越多的影视剧开始瞄准“双女主”“双男主”剧集模式,进入到更加复杂、多元的叙事中。目前来看,“双男主”剧大多集中在刑侦、经侦、悬疑、推理、军旅、谍战等高概念、强类型剧中,“双女主”剧则集中在都市、家庭、职场题材剧中。

这些剧中,“双女主”“双男主”的人物设定,大多采用互补型“共同主角”的创作手法,就是主角由两个性格、年龄、背景等差异很大的人物担当,主角之间互相配合、互相成就,目标一致,在求同存异中实现共同成长,或者推动故事进展。

正在播出的《对决》中,王景春、欧豪饰演的两位男主角一起查办大案,将黑恶势力一网打尽。这两个男主的组合和搭档比较具有代表性。王景春饰演的文陆阳是公安厅派到县城办案的刑侦队长,他很有亲和力,又有丰富的刑侦经验;欧豪饰演的武剑是年轻警察,很热血,火气很大。文陆阳到了县公安局先调查武剑,再把武剑安排到自己身边当助理,两人从互相猜疑走向并肩合作一起办大案。这两个角色一老一少、一文一武,一个擅长推理、抓线索找证据,一个擅长现场抓捕工作,二人组合有计谋、有方法,又有活力和武力值。

《重生之门》《王牌部队》《猎罪图鉴》《双探》等剧中的“双男主”,也都是“互补型”双强人物设定。《重生之门》中的刑侦队长罗坚和天才大学生庄文杰,《猎罪图鉴》中的模拟画像师沈翊和刑警队长杜城,《双探》中的刑警李慧炎和法医周游,都有职业特长、性格等各方面的互补,男主角们的目标一致,就是一起破获奇案。

经侦剧《杠杆》和谍战剧《前行者》的“双男主”设定,则是一正一邪、一善一恶的冲突对抗型双主角。正在播出的《杠杆》讲述了于毅饰演的经侦队长萧剑与郭京飞饰演的金融“天才”胥枫屡屡交手,最终破获跨国金融案件的故事。郭京飞饰演的胥枫深陷金融犯罪的边缘,后期将可能被萧剑拯救,两人联手破获大案。《前行者》中的“双男主”,演绎的则是谍战中的正邪对抗。

双女主的《女士的法则》,在人物设定上也有互补成分。“双飒”女律师一个豪爽、有活力,一个稳重干练,两人联手办理一件件案件。《心居》是用两个女主角呈现外来媳妇冯晓琴和本地姑姐顾清俞在买房、婚恋等方面的纠葛和共同成长。“双女主”的设置就是为了增加一条丰富的故事线,让两条线交织,展现更饱满的都市生活,呈现更多元的女性形象。

“双男主”“双女主”的角色设定模式,可以带来更丰富的故事和看点,这种人物设定也能承担起更宏大的故事和更复杂的主题呈现。

比如《觉醒年代》是以陈独秀、李大钊为“双男主”的群像戏,通过这两位关键人物,串联起历史大事件以及历史切面中的群像,该剧还从细微处刻画了两位男主角的个体命运和家庭生活,有大视野又见微知著。《风起陇西》中的陈恭和荀诩是“双强”设定,不是互补型,有点互为镜像的意思,两人有明显的共同点,都忠诚、讲义气、勇于牺牲自我,但又呈现出复杂的情义、信念的纠葛。两个人物都充满“高光”,在互相映衬中对小人物牺牲精神、忠诚道义的刻画更深刻。

随着影视剧创作类型越来越复杂以及群像剧的不断崛起,过去简单的“男主+女主”人物模式、叙事结构已经撑不起一些剧的内容,越来越多“双女主”“双男主”的流行,就证明了这一点。“双女主”“双男主”当然也不是这两年才有的新模式,之前的《绝代双骄》《小鱼儿与花无缺》《还珠格格》等剧,其实也是这类人物设定模式,但这种模式这两年表现得更为集中,呈现出更丰富的样貌。

目前“双女主”“双男主”出现了题材扎堆的现象,同时这类剧偏向某一性别的双主角,肯定要弱化另一性别的角色形象,比如“双女主”剧中的男性一般都偏弱或缺点过多,有的“双男主”剧中没有重要的女性形象等。“双男主”“双女主”剧为电视剧注入了更多新鲜感,希望不要走入创作模式化、追风化、性别刻板化的误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